MEME

一个萌漫威的小蠢

【漫威/叉男】有宠一族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X战警正式与复仇者联盟结合(划掉)结盟啦! 除了留守在学院的Raven和Hank等人,流浪人员Remy和失忆人员Logan都被Pietro和Scott拉过来充数,但是随着这些挂逼的到来,就没有什么仗好打了,毕竟Erik挥挥手就带走一片云彩(bu)没有武器的敌人也基本上都是废人了,然后Charles一脑……估计所有人都记得浩浩荡荡一片人跪下唱征服的壮观场面。 刚开始所有人都很高兴,Steve天天把Bucky拖出去买吃的,把鼎鼎大名的,令人生畏的Winter soldier硬生生吃成了小胖子,Tony用这段时间给Jarvis造了一个实体,天天一言不合就亲来亲去满脸口水,Clint则开始准备吃遍天下的小甜饼,还没把大厦里的存货吃完就被Nat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因为爸爸来了的Wanda每天只有偷偷摸摸地和Vision牵个小手什么的,顺便好好教Vision煮饭来讨好爸爸妈妈(bushi),Sam最近也就只有一件事,就是买新的护目镜,Thor走遍了神州大地(?)终于找到了到处骗吃骗喝装神棍的Loki,现在的日常就是把他圈在怀里和被Jarvis圈在怀里的Tony打游戏,反正也不热,学霸Peter好像被一个大混混缠上了,不仅自恋还打不死,对此大家纷纷表示慰问:Peter你就从了他吧。Charles天天和Erik腻在一起下棋,Erik看着Remy就不爽,天天挥挥手给金门大桥强行加戏,Pietro就忙着跑去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牌皇带回来,Soctt则不厌其烦地帮(假失忆以逃避家暴)Logan恢复记忆,Warren和Kurt就天天窜来窜去玩耍,顺便辣一下大家眼睛,,总之,这样平静的日子过了没多久,超级英雄们就又想开始搞事情了。 所以当宠物店老板看着浩浩荡荡的人们向他杀来时差点腿一软跪地上,好汉饶命!然后就看着那些一脸杀气(全员内心os:妈哒外面好热)的超级英雄迅速挤满了自己的小店,店主送了一口气哆哆嗦嗦地给客官们(bushi)介绍起小动物们,Jarvis抹掉了Tony滑落到脖子的汗滴,顺便看了看自家Sir闪亮亮的眼神,“wow!Jar!你看这只个!”Tony小心翼翼地托起了一只小小的仓鼠,Jarvis垂下眼睑看着一瞬间变得兴奋的Tony微微抿了抿嘴唇,“恩,就要它了!”Tony用鼻子蹭了蹭仓鼠毛茸茸的小脸,看着仓鼠眯着眼睛耸着自己的小胡子的可爱样子笑得灿烂,如若外面的艳阳。Jarvis轻轻地笑了笑,看着仿佛发着光芒的Tony,指尖却意外地触到了柔顺,“Sir"“恩?”Jarvis抚着窝在怀中的波斯猫,笑得有些阴测测的。 “Bucky!你看!”Steve搂着一只体型庞大的金毛,用自己同样的一头金毛蹭着狗狗暖洋洋的脸,那边厢,Bucky对一只像小王子般高贵的布偶猫爱不释手,手指轻轻地卷着猫咪长长的毛,笑容微甜,“Bucky,我们给他们取名字吧XD!用我们是名字,比如……”“史史和唧唧?”“……”“……” “喂,蠢锤,你看这个生物很适合你。”Loki抱着一只半眯着眼的暹罗猫有些嫌弃地看着在地上淌口水的哈士奇,翻了个白眼,“讲真的,”旁边抱着一缸金鱼的班纳博士用胳膊肘捅了捅笑得一脸灿烂的Thor,“你难道觉得他在夸你?”“不是么?”Thor一脸你不懂什么叫做爱,充满对单身狗的嘲讽,在后面抱着一只打瞌睡的加菲猫的Sam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差点没能翻回来。“Peter!!"正兴致勃勃地挑选着蜘蛛的Peter眉毛一跳,转过身,oh!god!他怎么又来了!Peter郁闷地看着跑到自己旁边的 Wade,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果然是哥的小蜘蛛,养只蜘蛛当宠物。”Wade边说边一整个挂在Peter身上摇来摇去,像一只大型犬,Peter表示不想理他,而身旁的人纷纷默契地一脸我不认识你。你们也就这时候和抢我零食时最默契!Peter有种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Kurt有些担心地看了Peter一眼,Warren却示意他那都是套路,举起一只奶油白的折耳兔冲Kurt晃晃,兔叽软软的毛爪子几乎要蹭到Kurt脸上。Scott有些沮丧地看着一脸天真(bu)的Logan,却看见他举起自己小时候就很喜欢的美国短毛猫走到自己的前面低头抵住自己的额头:“瘦子,我看它也挺瘦的,我会把你们都喂胖的。”Scott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能气愤地揪了揪Logan头顶的猫耳朵看着Logan一脸阴谋得程的笑容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Remy已经是资深铲屎官了,他搂着Pietro在岳父(bu)Erik杀人的眼神下淡定地给兴奋到两眼发光的速跑者选了一只泰国御猫,大大的水眸一只是亮眼的浅金,一只则是清澈的湖蓝,Pietro兴奋地亲了亲Remy下巴上的胡子,Remy也低头亲了亲少年的额头。Charles冷漠地站在一旁一只白色的小鸽子依偎在他怀里,正和Charles对冲儿夫(?)甩眼刀的Eric投以嫌弃的目光,在旁边偷偷牵小手的幻红二人甜甜地冲着对方笑,哦他们还没准备好要孩子(bushi),店老板悲伤地缩在椅子里,尽量忽略满屋子的粉红泡泡。 最后抱走了小可爱们的超级英雄们扫荡了整个宠物店的不同口味的猫粮狗粮什么粮,一大袋一大袋的东西飘在Wanda身旁,旁边抱着软绵绵小宠物不嫌热的慌的男人们手臂上也挂着衣服东西,哦,也就这些人莫名其妙想要大热天给动物穿衣服(愚昧!),反正超级英雄们此刻心都要被萌得化掉了,暂时怕是没什么理智了。“恭喜发财!恭祝超级英雄全员成为有宠一族!” 宠物店门口挂了一条愚蠢的横幅,从此生意兴隆(?)

Here we are

嘿嘿,人类和吸血鬼的设定。
龙队太萌啦,所以有些all龙设定啦。
不过主要是獒龙啦,昕博也有诶嘿,有什么梗想看可以留言哦!
有不足可以指出,整个文是暗色调,回忆会轻甜一点的。

(一)
  马龙静静地坐在床上眯着眼睛,整个人苍白得仿佛要融在惨白兮兮的背景色里,房间寂静得可怕,世界像是被按了消音键,只有仪器嘟嘟响的声音,滴,滴,把整个房间最后一点生气也一点一点挤了出去。
   “龙队,吃饭了!”马龙睫毛颤了颤,抬眼看着风风火火跑进来的男孩便弯着眼睛笑了笑,跟着男孩进门的张继科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刘海碎碎地剪掉阳光,安安静静地,眯起的眼睛亮堂堂的,像是阳光里盛开的花,整个人仿佛被阳光兜头淋了个遍,洗得干干净净的,耀眼夺目得刺得张继科眼睛生疼。张继科扯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一边打开饭盒一边打发着男孩出去,樊振东抓了抓头发,笑嘻嘻地叮嘱了马龙几句就匆匆功成身退,马龙默默听着,眉毛像是挂在半山腰的月亮,勾得月下湖水一点一波都皱了起来。张继科糊了一手粘乎乎的粥,拍了拍马龙的肩膀,指尖不安分地把燕麦粥蹭在蓝白两色的病号服上面,转头又正经地摆样子“乖,龙队,吃饭。”马龙偏头看了他一眼,拍掉不安分的狗爪子,张开了嘴巴,嫩白的手指指了一下,言下之意很清楚,要张继科喂他。张继科对着笑得狡黠又调皮的眼眸,立刻没了意见。
   诶,拿他没办法。
   张继科吹着粥,直到一袅一袅的热气轻飘飘地散完了之后才此小心翼翼举起小勺子。
   “啊……”张继科哄着他,把粥给他送到嘴边,马龙也张了嘴,憋红了脸却也没能喊出来那个“a”,只好埋头小口小口地抿着粥,一边喝一边却眯着眼睛嘚瑟地冲张继科笑,好像在嘲笑张继科对自己的迁就,或是在嘲笑白费劲的自己,但那笑容好看利落得像彩虹色飘着糖味的波板糖,硬生生让张继科心头酸得紧,喉咙堵掐着一口气,涨得他呼吸不过来。
   马龙你个笨蛋。
   张继科骂。
   不对,自己更笨。
   他们的身份还真不一般,高逼格高格调,什么和平小分队,专门倡导人和吸血鬼的和平……
   和tm的平。
   但那个时候他们干劲很足,大街游行、约着谈判、阻挠战斗……好多好多,但见效不明显,直到遇到了另一个小队,领头的叫许昕,张继科从前认识他。
   马龙跟他走了,张继科也没留,自家队长说得冠冕堂皇,说是和平小队之间友好的交流,再回来却成了这样。发生了什么,张继科不知道,马龙从没讲过,张继科也强迫自己不去问不去说,待在他身边安安静静地给他喂饭洗头,逼他吃蔬菜,安安静静,无欲无求,只求世界保一人平安。
   不过张继科忘不了,忘不了当时自己和陈玘疯了一样寻找马龙,没有线索没有信息,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停,寒冬腊月,汗水却滚下来熏得他们红了眼底,生生得疼。
   马龙,你tm在哪?
   张继科瞪着这个世界,像是要讨个说法,或是说追回个人。眼镜被雾气熏得白茫茫的一片,张继科匆匆摘下眼镜才发现一路急吼吼的陈玘默默站在那条霜降时结冻的河边。一言不发。
   陈玘你搞毛啊?
   陈玘没理他,低着头,嘴唇抿得死紧,不声不响。像是在虔诚地哀悼,又像是在卑微得祈祷,睫毛遮住了打来的白光,眼眸便暗了,像是划过了流星的夜空,乌漆麻黑一片。
   张继科意识到了什么,急匆匆得冲过去,下一秒就愣了。
   马龙你跟我闹着玩呢吧,地上多凉啊,快起来,把衣服上的番茄酱擦了擦了回家吃饭了走走走。
   马龙没反应,毫无血色的脸好像就是这冰天雪地的一部分,只是白衬衣上的斑斑血迹刺眼晃神,像是从雪底开出的彼岸花。他小腿浸没在水里,冰已经将他冻住了,他在这多久了?鼻吻间连热气都没了。
   张继科抽了抽鼻子,弯腰疯了一样抱着马龙就往回跑,冰冷,像是抱着一坨冰,冰得他四肢百骸都麻木了,风狠狠地撕扯着他,他却感觉不到,四肢麻木。张继科用下巴上的胡渣磨蹭马龙冰冷的脸,他跑得从没那么快过。
   马龙你看我又没有刮胡子,快起来骂我,快起来啊,胡子扎不扎人啊嘻嘻哈哈呜呜。
   张继科觉得肯定下雨了,不然的话为什么有水顺着脖子滑进衣领,凉得心底都麻木了。
(二)
   马龙抿着嘴,不满地指着被喂到脸上的粥,朝天翻了个大白眼,打断了张继科的回忆。张继科耐着性子哄他,像逗孩子那样给他变出块糖果,马龙乖乖地安静下来,垂下眼睛看他剥糖,指尖划拉着亮晶晶的糖纸,沙沙得响,很像秋天风吹动枫叶的响声,沙沙沙,响得很落寞。
   “小龙人,我回来了。”陈玘把买回来的一大袋水果“哐”得一声放在柜子上,转身拍了拍马龙的头,脸一侧又开始埋汰起了张继科:“小龙人他嗓子还没好你就给他吃糖?恩?”张继科偏了偏头,只好冲郁闷的马龙撇撇嘴,把糖塞回口袋里。手却又不安分地摸上了马龙的刘海,陈玘面无表情地扯下他的手,转头又和风细雨地冲马龙笑,
   小龙人,你玘哥和继科有事商量,你吃点东西等等。
   马龙拿着一个橘子掂了掂,眯着眼睛靠回床头,冲两人吐了吐舌头。
   真是的,没有奶音还是那么乖。
   张继科跟着陈玘出了房间,指尖还余留着马龙刘海又软又顺的触觉,还有淡淡的奶香,张继科忍不住又笑了。
   豆腐真好吃。
   陈玘回过头来,浅浅的微笑荡然无存,眼底黑乎乎的,像装下了一整个深渊。
   张继科,他们回来了。
   还在傻笑的张继科闻言收起了笑,手上的饭盒盖子都差点失手掉了。一阵激动叫嚣着占领了张继科全身,让他忍不住有些战栗。
   哈哈哈许昕你还敢回来。
   穿堂风利利索索从旁边跑过,马龙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他们。
   笨蛋,你们打不赢的。
   不可能的。
   快回来快回来。
   马龙觉得难受,全身怎么都疼,他摸了摸脖子,兀自猜测肯定是插进脖子的管子又错了位,胃里的食物沉甸甸的,拖拽的重感让马龙有些吃不消,又想起了当初全身插满管子,动也不能动,什么都不能吃,之后吃完了一碗粥也有这种感觉,明明松软的食物却沉甸甸地坠着,划拉着胃壁,压迫着他几乎要呕吐出来。
   “什么时候?”
   “明天。”
   “带几个人?”
   “我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