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

一个萌漫威的小蠢

Here we are

嘿嘿,人类和吸血鬼的设定。
龙队太萌啦,所以有些all龙设定啦。
不过主要是獒龙啦,昕博也有诶嘿,有什么梗想看可以留言哦!
有不足可以指出,整个文是暗色调,回忆会轻甜一点的。

(一)
  马龙静静地坐在床上眯着眼睛,整个人苍白得仿佛要融在惨白兮兮的背景色里,房间寂静得可怕,世界像是被按了消音键,只有仪器嘟嘟响的声音,滴,滴,把整个房间最后一点生气也一点一点挤了出去。
   “龙队,吃饭了!”马龙睫毛颤了颤,抬眼看着风风火火跑进来的男孩便弯着眼睛笑了笑,跟着男孩进门的张继科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刘海碎碎地剪掉阳光,安安静静地,眯起的眼睛亮堂堂的,像是阳光里盛开的花,整个人仿佛被阳光兜头淋了个遍,洗得干干净净的,耀眼夺目得刺得张继科眼睛生疼。张继科扯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一边打开饭盒一边打发着男孩出去,樊振东抓了抓头发,笑嘻嘻地叮嘱了马龙几句就匆匆功成身退,马龙默默听着,眉毛像是挂在半山腰的月亮,勾得月下湖水一点一波都皱了起来。张继科糊了一手粘乎乎的粥,拍了拍马龙的肩膀,指尖不安分地把燕麦粥蹭在蓝白两色的病号服上面,转头又正经地摆样子“乖,龙队,吃饭。”马龙偏头看了他一眼,拍掉不安分的狗爪子,张开了嘴巴,嫩白的手指指了一下,言下之意很清楚,要张继科喂他。张继科对着笑得狡黠又调皮的眼眸,立刻没了意见。
   诶,拿他没办法。
   张继科吹着粥,直到一袅一袅的热气轻飘飘地散完了之后才此小心翼翼举起小勺子。
   “啊……”张继科哄着他,把粥给他送到嘴边,马龙也张了嘴,憋红了脸却也没能喊出来那个“a”,只好埋头小口小口地抿着粥,一边喝一边却眯着眼睛嘚瑟地冲张继科笑,好像在嘲笑张继科对自己的迁就,或是在嘲笑白费劲的自己,但那笑容好看利落得像彩虹色飘着糖味的波板糖,硬生生让张继科心头酸得紧,喉咙堵掐着一口气,涨得他呼吸不过来。
   马龙你个笨蛋。
   张继科骂。
   不对,自己更笨。
   他们的身份还真不一般,高逼格高格调,什么和平小分队,专门倡导人和吸血鬼的和平……
   和tm的平。
   但那个时候他们干劲很足,大街游行、约着谈判、阻挠战斗……好多好多,但见效不明显,直到遇到了另一个小队,领头的叫许昕,张继科从前认识他。
   马龙跟他走了,张继科也没留,自家队长说得冠冕堂皇,说是和平小队之间友好的交流,再回来却成了这样。发生了什么,张继科不知道,马龙从没讲过,张继科也强迫自己不去问不去说,待在他身边安安静静地给他喂饭洗头,逼他吃蔬菜,安安静静,无欲无求,只求世界保一人平安。
   不过张继科忘不了,忘不了当时自己和陈玘疯了一样寻找马龙,没有线索没有信息,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停,寒冬腊月,汗水却滚下来熏得他们红了眼底,生生得疼。
   马龙,你tm在哪?
   张继科瞪着这个世界,像是要讨个说法,或是说追回个人。眼镜被雾气熏得白茫茫的一片,张继科匆匆摘下眼镜才发现一路急吼吼的陈玘默默站在那条霜降时结冻的河边。一言不发。
   陈玘你搞毛啊?
   陈玘没理他,低着头,嘴唇抿得死紧,不声不响。像是在虔诚地哀悼,又像是在卑微得祈祷,睫毛遮住了打来的白光,眼眸便暗了,像是划过了流星的夜空,乌漆麻黑一片。
   张继科意识到了什么,急匆匆得冲过去,下一秒就愣了。
   马龙你跟我闹着玩呢吧,地上多凉啊,快起来,把衣服上的番茄酱擦了擦了回家吃饭了走走走。
   马龙没反应,毫无血色的脸好像就是这冰天雪地的一部分,只是白衬衣上的斑斑血迹刺眼晃神,像是从雪底开出的彼岸花。他小腿浸没在水里,冰已经将他冻住了,他在这多久了?鼻吻间连热气都没了。
   张继科抽了抽鼻子,弯腰疯了一样抱着马龙就往回跑,冰冷,像是抱着一坨冰,冰得他四肢百骸都麻木了,风狠狠地撕扯着他,他却感觉不到,四肢麻木。张继科用下巴上的胡渣磨蹭马龙冰冷的脸,他跑得从没那么快过。
   马龙你看我又没有刮胡子,快起来骂我,快起来啊,胡子扎不扎人啊嘻嘻哈哈呜呜。
   张继科觉得肯定下雨了,不然的话为什么有水顺着脖子滑进衣领,凉得心底都麻木了。
(二)
   马龙抿着嘴,不满地指着被喂到脸上的粥,朝天翻了个大白眼,打断了张继科的回忆。张继科耐着性子哄他,像逗孩子那样给他变出块糖果,马龙乖乖地安静下来,垂下眼睛看他剥糖,指尖划拉着亮晶晶的糖纸,沙沙得响,很像秋天风吹动枫叶的响声,沙沙沙,响得很落寞。
   “小龙人,我回来了。”陈玘把买回来的一大袋水果“哐”得一声放在柜子上,转身拍了拍马龙的头,脸一侧又开始埋汰起了张继科:“小龙人他嗓子还没好你就给他吃糖?恩?”张继科偏了偏头,只好冲郁闷的马龙撇撇嘴,把糖塞回口袋里。手却又不安分地摸上了马龙的刘海,陈玘面无表情地扯下他的手,转头又和风细雨地冲马龙笑,
   小龙人,你玘哥和继科有事商量,你吃点东西等等。
   马龙拿着一个橘子掂了掂,眯着眼睛靠回床头,冲两人吐了吐舌头。
   真是的,没有奶音还是那么乖。
   张继科跟着陈玘出了房间,指尖还余留着马龙刘海又软又顺的触觉,还有淡淡的奶香,张继科忍不住又笑了。
   豆腐真好吃。
   陈玘回过头来,浅浅的微笑荡然无存,眼底黑乎乎的,像装下了一整个深渊。
   张继科,他们回来了。
   还在傻笑的张继科闻言收起了笑,手上的饭盒盖子都差点失手掉了。一阵激动叫嚣着占领了张继科全身,让他忍不住有些战栗。
   哈哈哈许昕你还敢回来。
   穿堂风利利索索从旁边跑过,马龙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他们。
   笨蛋,你们打不赢的。
   不可能的。
   快回来快回来。
   马龙觉得难受,全身怎么都疼,他摸了摸脖子,兀自猜测肯定是插进脖子的管子又错了位,胃里的食物沉甸甸的,拖拽的重感让马龙有些吃不消,又想起了当初全身插满管子,动也不能动,什么都不能吃,之后吃完了一碗粥也有这种感觉,明明松软的食物却沉甸甸地坠着,划拉着胃壁,压迫着他几乎要呕吐出来。
   “什么时候?”
   “明天。”
   “带几个人?”
   “我俩去。”

评论

热度(28)